? ju111netbet9:《人物周刊》:一位催眠师的精彩与单调—李建学-广州听ju111netbet9说吧心理咨询中心-广州婚姻心理咨询机构|广州儿童心理咨询师|广州青少年心理咨询师 <%Response.Status="404 Moved Permanently"%>

ju111netbet9

  • <tr id='5fE0Po'><strong id='5fE0Po'></strong><small id='5fE0Po'></small><button id='5fE0Po'></button><li id='5fE0Po'><noscript id='5fE0Po'><big id='5fE0Po'></big><dt id='5fE0Po'></dt></noscript></li></tr><ol id='5fE0Po'><option id='5fE0Po'><table id='5fE0Po'><blockquote id='5fE0Po'><tbody id='5fE0P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5fE0Po'></u><kbd id='5fE0Po'><kbd id='5fE0Po'></kbd></kbd>

    <code id='5fE0Po'><strong id='5fE0Po'></strong></code>

    <fieldset id='5fE0Po'></fieldset>
          <span id='5fE0Po'></span>

              <ins id='5fE0Po'></ins>
              <acronym id='5fE0Po'><em id='5fE0Po'></em><td id='5fE0Po'><div id='5fE0Po'></div></td></acronym><address id='5fE0Po'><big id='5fE0Po'><big id='5fE0Po'></big><legend id='5fE0Po'></legend></big></address>

              <i id='5fE0Po'><div id='5fE0Po'><ins id='5fE0Po'></ins></div></i>
              <i id='5fE0Po'></i>
            1. <dl id='5fE0Po'></dl>
              1. <blockquote id='5fE0Po'><q id='5fE0Po'><noscript id='5fE0Po'></noscript><dt id='5fE0Po'></dt></q></blockquote><noframes id='5fE0Po'><i id='5fE0Po'></i>
                熱線電話

                《人物周刊》:一位催眠師的精彩與單調—李建學

                發布時間:2014-11-15

                  媒體:《人物周刊》2015年第8期(3月23日)《世界觀.職業》專欄

                  本期專家:聽說吧心理咨詢中心首席咨詢師、高級催眠師、高級婚姻咨詢師 ——李建學

                  相關鏈接:http://www.nfpeople.com/story_view.php?id=6444

                  李建學第一次給我做催眠是因為在采訪中聊到了催眠敏感性,他一時興起,“跟你做一個測試你就知道,好不好?”

                  房間不算安靜,在場還有他的助手和攝影師。我還在懷疑這樣的環境無法安下心來,李建學已經從沙發上站▓起,兩手背在身後,卡其色的西裝外套撐開後,露出了圓圓的啤酒肚。他目光掃向別處,用帶有點口音的普通話輕輕念道:“坐直後你把手伸直到一樣高,閉上眼睛,我讓你去想象下,想象我在你左手上面放了一本書,那本書是大辭海,硬紙殼的█那種,你想象到了沒有,想象到了告訴我。”

                  我心裏焦躁又帶著對催眠的反抗,“好像沒有。”

                  “沒有的話我把書拿掉,放一塊紅磚放在你左手上,你想象到了沒有。”

                  “沒有。”幾個█來回後,我甚至開始擔心起如果自己催眠不了豈不是令他難堪,結果心理活動越來越快。

                  “你右手的大拇指上系一根繩子,那根繩子是從空中垂下來的,上面有個氣球,是紅色的氣球在空中飄,拉動著你的右手往上飄,想象中你看到那個氣球了沒有。左手你托著紅磚,托得有點累好像有點托不起了……”他好像從不擔心我能否被催眠,描述的情境越來越具體,還用不同的敘述方式重復了幾次。

                  就像一個人慢跑,剛開始的一段路心率很快跑得很累,但逐漸調整後,呼吸會變得平穩通暢。我聽到這些催眠詞的某一刻突然有了與慢跑時相似的感覺,心裏面就好像是彈跳的玻璃球,每一次反彈的高度越來越低,越來越低。我開始認真聽進他說的話,開始覺得左手上有重量,甚至出現了負重後的酸脹感,並且越來越酸。

                  “你可以睜開你的眼,看看你的手,看看還是平的嗎?”

                  結果顯而易見。

                  “那就是個電影”

                  采訪時他習慣背靠在沙發上,二郎腿輕盈地搭著,手掌隨著說話內容攤開、收回,這種坐姿隨著他自信平穩的語言可以保持幾個小時。從1991年從業至今,所有的案例像是歸類存檔在他的大腦裏,加之職業本身具有的對事物的解釋能力,他每次都能自動轉換為主講者的角色。

                  “這樣說吧,其實你一天到晚都在被催眠,還有你平時用的東西,包括化妝品、服裝、包包,無形中你會去買一個品牌,是因為你看電視聽廣播聽到了一些廣告詞,就是你被廣告所催眠,生活中催眠是無處不在的。”

                  這樣簡單化的解釋顯然不能夠滿足大多數人對於催眠神秘化的想象。在電影《催眠大師》裏,徐崢所飾演的催眠大師晃著懷表催眠莫文蔚,試圖用催眠術進入她的思維。綜藝節目裏,被催眠者的身體隨著催眠師的指令僵硬成“人橋”,一個成人站在上面也不會坍塌。

                  “那就是個電影。”李建學並不排斥這類表演和電影,“從娛樂的角度看沒關系,從治療的角度講是有誤導的。能夠做“人橋”表演的被催眠者,在人群中只有不到10%。”他幾乎不對任何事情下絕對的判斷。

                  “催眠實際上是將意識程度降低,通過語言將被催眠者引導至潛意識開放的狀態。”通過催眠,李建學讓戒煙者進入自己的機體看到煙熏火燎,讓暴飲暴食的極端肥胖者看到內臟堆積的脂肪,讓偏頭痛者進入大腦消滅幹擾源……這些更接近於人們理解範疇的催眠方式通過他完滿的敘述卻顯得匪夷所思。而他認為催眠本來就是一種科學,“以前所說的巫術或妖術,燒張佛紙放在水裏,有的人喝了就不痛;有的人在屋裏捉鬼,降妖師當著你的面捉了鬼之後,他就睡得著了,這些都是暗示。”

                  “你對催眠的過程都很有把控力?”

                  “我會更多去斟酌對方的想法,所以我更多跟對方是一種合作方式。”

                  “你有過失敗的案例嗎?”

                  “我們不把它叫作失敗,一種方式不好的時候,我們會換一種方式,因為咨詢不是一次性解決問題。”

                  存在就是合理的

                  在廣州一棟寫字樓的30層,面積不算太大的房間被劃分成了幾間治療室,李建學那間在最裏面,門一關,所有愛恨離愁、人性黑暗、爾虞我詐的真實故事傳入他的耳裏,隔絕於門外的世界。助手小譚有時可以看到哭了一紙簍的紙巾。來訪者走後,李建學又回到狹小的辦公室裏,耳邊歸於平靜。

                  從1991年到現在李建學已經接過兩萬多單案例,占最多數的是婚姻情感問題,其次是孩子的教育問題,還有抑郁、恐懼等神經癥。許多婚姻問題在他看來實際上是人格問題。“我不會去給她評判她的做法是對的還是錯的,因為這個問題沒有對錯,適合她的就是最好的,對不對?”李建學講述案例就像在吹一個個欲破未破的氣球,眼看著跌宕起伏即將吹破了,他又“狡黠”地一松,用理性讓激情的氣球萎縮,把握著很好的分寸感。

                  作為父親,他最感觸的一個案例是一位母親發現兒子枕頭下藏著刀和遺書,詳細規劃了如何把家人殺死後自殺。當年男孩還不到15周歲,在他那裏治療了兩年,現在在英國留學。“心理咨詢師是助人、自助,”他說他從不打罵自己的孩子,“我們學心理有一句話,存在就是合理的。”

                  他嚴禁自己和學員去分析生活中的人。夫妻倆之間如果互相分析,“對我好是因為心中有愧想討好我,鄰居誇自己孩子非說別人是太自卑所以要抖出來,你把什麽都看透了分析透了,那還有什麽味道呢?”

                  心理咨詢師的一些職業習慣則理智又近乎冷漠,“來咨詢的人,走出這個房子就是陌生人。”我對這種純粹理性的果決不理解,“傾訴多了他們也會把你當朋友。”他的解釋迅速又冷酷:“他是對咨詢師有感情,不是對我。”他對有把握的回答會露出一種“高屋建瓴”的微笑,眼睛和嘴輕微一彎,仿佛試圖往他的果斷裏增加友好成分。“假如你來做咨詢,把最不能見人的事情都告訴我了,在你的生活中我會給你帶來很大的壓力。”

                  李建學的生活其實單調無比。每天步行七八分鐘上班,一直工作到晚上八九點。除了偶爾會到樓下打打乒乓球,他說他的興趣就是工作,把▓工作當享受。他說朋友不多,但也不認為這個職業對交友有影響。就像他認為這個職業需要有菩薩般的善良心腸,他的回答都是從善意出發。

                  “有沒有什麽事能觸及你的個人底線?”他一系列的回復都讓我覺得自己在掰一個太過精致的柚子,讓人不斷想探探是不是每一片都這麽完好。

                  “可能是我的生活太單調,這種沖突的機會也沒有,”此前的采訪中他的平靜讓人摸不著真實感,直到此時他臉上出現了短暫的尷尬又自嘲的笑容。這個“柚子”裏也有柔軟的部分,把他從菩薩的高度紮實地落到了地表。

                  “活著就不是個事”

                  上世紀80年代,一心想學臨床醫學的李建學誤打誤撞踏入了同濟大學的心理學系,在當時這意味著他畢業後很可能分配到精神病院。在逐漸喜歡上心理學這個“幸福的學派”後, 1991年他開了自己的心理咨詢室,當時心理咨詢在中國尚未廣為人知。催眠這項技能也是通過自己付出成本去學的。“考證是比較容易的,考了這個證,離從業的路還非常遙遠。”

                  李建學現在的收費標準是1000元一小時。剛開工那會,請不起助手,50元一小時別人都不接受。有時候一星期就來了一個人,一聽要價馬上不幹了,“我又沒有拿到藥,那你為什麽收我50塊?”

                  “中國人不看心理醫生幾千年來不都是這樣過來的嗎,但是你不看醫生怎麽行啊,因為你生病會死掉。你不看心理醫生,有痛苦,人生活得沒有樂趣,幸福感低下,但反正你還活著,活著就不是個事。”

                  前期通過做公益推廣,漸漸開始有了生意,免費讓人體驗後,開始有人一次性付300塊做10次。現在情況變好了,他每天從上午到晚上都排滿了客人,“對幸福感要求的意識增強,人們就更懂得尋求這個幫助。”

                  再一次讓李建學猶豫的問題是“有沒有不開心的時候”。“我很少有,可能是感覺█不到。”有時候負能量如果太多,他也會沈浸在悲傷之中,“要清空▓自己。”


                聽說吧溫馨提醒,如您遇到婚姻感情等困境時,請及時與廣州婚姻心理咨詢 m.020xlx.com聯系,您的困擾有我們的專業幫助!

                當您或孩子出現情緒、學習、行為、人際等心理問題,或你們的親子關系出現問題時,請及時與廣州兒童青少年心理咨詢wap.020xlx.com聯系,切勿延誤而失去了最佳的治療時機!

                熱線:020-34385911、34371477, QQ937326707,微信:13316087099